叔向贺贫

出自:《国语》
【题解】
 
晋国执政大臣韩宣子为贫穷而烦恼,叔向却前来向他祝贺。韩宣子不明白他的用意,就问他为何这么做。叔向举了晋国大夫栾武子一家三代的兴衰,以及郤昭子家族富贵到极点而亡的事例,从侧面告诉宣子,富贵并不能保证韩氏的兴盛,只有德行才能保证韩氏的昌盛。
 
【原文】
 
叔向见韩宣子[1],宣子忧贫,叔向贺之。宣子曰:“吾有卿之名,而无其实,无以从二三子,吾是以忧,子贺我,何故?”
 
对曰:“昔栾武子无一卒之田[2],其宫不备其宗器,宣其德行,顺其宪则,使越于诸侯。诸侯亲之,戎狄怀之,以正晋国。行刑不疚[3],以免于难。及桓子[4],骄泰奢侈,贪欲无艺,略则行志[5],假货居贿;宜及于难,而赖武之德,以没其身。及怀子[6],改桓之行,而修武之德;可以免于难,而离桓之罪[7],以亡于楚。夫郤昭子[8],其富半公室,其家半三军;恃其富宠,以泰于国,其身尸于朝,其宗灭于绛[9]。不然,夫八郤——五大夫、三卿,其宠大矣;一朝而灭,莫之哀也,惟无德也!”
 
“今吾子有栾武子之贫,吾以为能其德矣,是以贺。若不忧德之不建,而患货之不足,将吊不暇,何贺之有?”
 
宣子拜,稽首焉,曰:“起也将亡,赖子存之。非起也敢专承之,其自桓叔以下,嘉吾子之赐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[1]叔向:晋国大夫。韩宣子:韩起,晋国上卿。
 
[2]栾武子:栾书,晋国上卿。一卒之田:即百顷田地。上卿享受的待遇应该是五百顷田地。
 
[3]疚:弊病。
 
[4]桓子:栾黡。栾书之子,晋国大夫。
 
[5]略:犯。则:法。
 
[6]怀子:栾盈。栾黡之子,晋国下卿。
 
[7]离:同“罹”,遭受。
 
[8](xì)昭子:至,晋国卿。
 
[9]绛:晋国的国都,今山西绛县。
 
【翻译】
 
叔向去见韩宣子,宣子正为穷困发愁,叔向向他道贺。宣子说:“我有卿之名,但无卿之实,连和几个卿大夫来往应酬都常常是捉襟见肘,我因此正在发愁,你却祝贺我,这是什么缘故?”
 
贺贫叔向回答说:“过去栾武子不曾有一百顷的田地,家里连祭器都不完备,但他发扬德行,顺应法度,名声传播于诸侯之间。诸侯亲近他,戎狄归附他,晋国因此得到了安定。他执行刑法没有弊病,后来也因此而避免了灾难。他儿子桓子骄傲奢侈,贪得无厌,忽视法制,逞纵私欲,放债取利,囤积财富,这人本该受到灾祸,但赖于栾武子的德行,竟然得以善终。到了怀子,他一改父亲桓子胡作非为的行为方式,而继承了武子的德行,本该免于灾祸,但终究因为父亲罪孽深重,自己不得不逃亡到楚国。再说郤昭子家吧,郤昭子的财富抵得上王室的一半,家人属下占据了军中一半的官职,可是他凭借财势,横行国内,结果尸体摆在朝廷示众,宗族也在绛被诛灭。不是这样的话,那郤家出来的八个人,有五位是大夫,三位是卿相,可谓是显赫庞大之极了,而一旦灭亡,没有一个人同情,就是因为没有德行的缘故。”
 
“现在您有像栾武子一样的贫乏,我以为也应该继承他的德行,因此向您祝贺。假若不担忧德行尚未树立,却只担忧财产不够,我哀吊你都来不及,哪有什么可祝贺的?”
 
宣子听了作揖下拜,并向他叩头说:“我也是将要被灭亡的啊,都是依靠您得以继续。不但我蒙受您的教诲,先祖桓叔的后代,都要拜谢赞颂您的恩赐啊。”
 
【解读】
 
开篇处一忧一喜,形成鲜明对比,也暗示了此文的结构充满起伏变化。引用栾武子和郤昭子的家事,一是为了说明富贵容易导致衰败,从侧面指出贫富与否不是家族兴衰的关键;再就是引出叔向的观点,即“一朝而灭,莫之哀也,惟无德也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