里革断罟匡君

出自:《国语》
【题解】
 
鲁宣公违背时令捕鱼,大夫里革见到这件事,连忙把渔网割断了,还对鲁宣公说了一番人与自然相生相养的道理,委婉地批评了鲁宣公的这一做法。宣公听了这一番话,不但没生气,反而虚心受纳,体现了他的大度和贤明。
 
【原文】
 
宣公夏滥于泗渊[1],里革断其罟而弃之[2],曰:“古者大寒降,土蛰发[3],水虞于是乎讲罛罶[4],取名鱼,登川禽[5],而尝之寝庙[6],行诸国人,助宣气也。鸟兽孕,水虫成,兽虞于是乎禁罝罗[7],矠鱼鳖以为夏槁[8],助生阜也。鸟兽成,水虫孕,水虞于是乎禁罝[9],设阱鄂[10],以实庙庖,畜功用也。且夫山不槎蘖[11],泽不伐夭,鱼禁鲲鲕[12],兽长麑[13],鸟翼卵[14],虫舍蚳蝝[15],蕃庶物也,古之训也。今鱼方别孕,不教鱼长,又行网罟,贪无艺也[16]。”
 
公闻之曰:“吾过而里革匡我,不亦善乎?是良罟也,为我得法。使有司藏之,使吾无忘谂。”师存侍,曰:“藏罟不如置里革于侧之不忘也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[1]滥:下网捕鱼。泗:泗水,在今山东境内。
 
[2]里革:鲁大夫。罟(ɡǔ):渔网。
 
[3]土蛰:在地下冬眠的动物。
 
[4]水虞:掌管水产及有关政令的官。罛(ɡū):大鱼网。罶(liǔ):捕鱼的竹篓子。
 
[5]登:通“得”,求取。
 
[6]寝庙:宗庙,也特指宗庙中藏祖先衣冠的后殿。[7]兽虞:掌管鸟兽及有关政令的官。罝(jū):捉兔子的网。罗:捕鸟的网。
 
[8]矠(cuò):用叉矛刺取。
 
[9]罝(lù):小鱼网。
 
[10]鄂:捕兽器。
 
[11]槎(chá):用刀斧砍斫。蘖(niè):树木经砍伐后再生的新枝。
 
[12]鲲(kūn):鱼苗。鲕(ér):鱼子。
 
[13]麑(ní):小鹿。?(yǎo):小骆驼。
 
[14]鷇(kòu):初生的小鸟。
 
[15]蚳(chí):蚁的幼虫。蝝(yuán):蝗的幼虫。
 
[16]艺:限度。
 
【翻译】
 
鲁宣公夏天到泗水深处下网捕鱼,里革割断了他的渔网,然后将其扔掉,说:“古时候,大寒之后,冬眠在土中的虫类便开始活动,水虞于是开始整理渔网、渔篓,捕捉大鱼,捞取龟鳖等,拿到宗庙里用于祭祀,再叫百姓也照着这样做,这样做是为了帮助地下的阳气得到宣泄。当鸟兽开始孕育,水中的生物正在成长的时候,兽虞官就禁用兽网、鸟网,只许刺取鱼鳖,做成夏天吃的鱼干,这是帮助鸟兽生长繁衍。当鸟兽成长、水中生物开始孕育的时候,水虞就禁止小网入水,只设陷阱捕捉禽兽,用作祭品,款待宾客,这是为了储存物产,以备四季取用。到山中不砍伐树木新长出来的枝条,在湖泊里不采摘还没长成的草木,不捕捉小鱼,捉兽时要留下小鹿和走兽的幼子,保护小鸟和鸟蛋,杀虫时要舍弃对人无害的昆虫,这是为了万物的繁殖生长。这是古人的教导。现在鱼类正在孕育,不让它们长大,却要下网捕捉,实在贪得无厌!”
 
宣公听到了这些话,说:“我错了,里革便纠正我,这不是很好吗?这是张好网,让我得到了关于天地万物的取用方法,这张网要让有关官员保存起来,使我不忘这次的劝谏。”当时乐师存在宣公旁边服侍,他说:“保存起这张网,不如把里革放在您的身旁,那就更不会忘记了。”
 
【解读】
 
此文叙述古训时,写得宾主杂然,具有错综变化之妙。如它写四时,只举春、夏二时,这是因为春、夏为万物生长之时;列举鱼鳖、鸟兽,又侧重说鱼鳖,这是因为鱼鳖可以“畜功用”。这点出了此文的主旨,即不危害自然界相生相养的规律。“蕃庶物”一段,作者把草木、鸟兽、鱼虫连类并举,实际上只侧重“鱼禁鲲鲕”一句。
 
讲今事的时候,里革只以“贪无艺也”四字劝谏鲁宣公,意味深长。宣公听出了这句话的深意,于是私心顿释。明代黄二冯《评选古文正宗》中说:“师存一语,有多少含蓄,且得此而篇中方无漏意。文章若此,才是补天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