展禽论祀爰居

出自:《国语》
【题解】
 
臧文仲是鲁国的执政,他在位的时候,曾经带领鲁地百姓一块祭祀海鸟“爰居”。鲁国掌管刑典的士师展禽听说此事,发表了一番评论。这篇文章就是记述展禽评论此事的言辞。展禽通过叙述传统的祭祀标准和古代的祭祀事例,指出臧文仲祭祀爰居的做法不可取,爰居的出现只是气候变化的征兆。不久后,天气果然出现变化,臧文仲知道展禽说的是正确的,便大度地承认了自己的错误,还告诫自己要引此事为戒,以后做事不能僭越礼制。
 
【原文】
 
海鸟曰“爰居”,止于鲁东门之外二日。臧文仲使国人祭之[1]。展禽曰[2]:“越哉,臧孙之为政也!夫祀,国之大节也,而节,政之所成也,故慎制祀以为国典。今无故而加典,非政之宜也。”
 
“夫圣王之制祀也,法施于民则祀之,以死勤事则祀之,以劳定国则祀之,能御大灾则祀之,能捍大患则祀之。非是族也,不在祀典。昔烈山氏之有天下也[3],其子曰柱[4],能植百谷百蔬;夏之兴也,周弃继之[5],故祀以为稷。共工氏之伯九有也[6],其子曰后土,能平九土,故祀以为社。黄帝能成命百物[7],以明民共财,颛顼能修之[8]。帝喾能序三辰以固民[9],尧能单均刑法以仪民,舜勤民事而野死,鲧障洪水而殛死[10],禹能以德修鲧之功,契为司徒而民辑[11],冥勤其官而水死[12],汤以宽治民而除其邪,稷勤百谷而山死,文王以文昭,武王去民之秽。故有虞氏禘黄帝而祖颛顼[13],郊尧而宗舜;夏后氏禘黄帝而祖颛顼,郊鲧而宗禹;商人禘舜而祖契,郊冥而宗汤;周人禘喾而郊稷,祖文王而宗武王。幕[14],能帅颛顼者也,有虞氏报焉;杼[15],能帅禹者也,夏后氏报焉;上甲微[16],能帅契者也,商人报焉;高圉、太王[17],能帅稷者也,周人报焉。凡禘、郊、祖、宗、报,此五者国之典祀也。”
 
“加之以社稷山川之神,皆有功烈于民者也;及前哲令德之人,所以为民质也;及天之三辰,民所以瞻仰也;及地之五行,所以生殖也;及九州名山川泽,所以出财用也。非是,不在祀典。”
 
“今海鸟至,己不知而祀之,以为国典,难以为仁且知矣。夫仁者讲功,而知者处物。无功而祀之,非仁也;不知而不问,非知也。今兹海其有灾乎[18]?夫广川之鸟兽,恒知而避其灾也。”
 
是岁也,海多大风,冬暖。文仲闻柳下季之言,曰:“信吾过也[19],季子之言,不可不法也。”使书以为三策。
 
【注释】
 
[1]臧文仲:鲁国大夫。
 
[2]展禽:鲁国大夫,名获,字禽,又叫柳下惠。
 
[3]烈山氏:即神农氏。
 
[4]柱:在夏代以前已被祀为谷神。
 
[5]周弃:周族的始祖。
 
[6]共工氏:上古时代的部落首领。
 
[7]黄帝:姬姓,号轩辕氏,中原各族的共同祖先。
 
[8]颛(zhuān)顼(xū):传说中的上古帝王,黄帝之孙。
 
[9]帝喾(kù):传说中的古代帝王名,即五帝之一的高辛氏。三辰:指日、月、星。
 
[10]殛(jí):诛杀。
 
[11]契(xiè):传说中商族的始祖,帝喾的儿子。
 
[12]冥:传说是契的六世孙,夏代的水官。
 
[13]禘(dì)、祖、郊、宗:古代帝王对祖先的四种祭祀仪式。
 
[14]幕:传说是舜的后代。
 
[15]杼(zhù):传说是禹的后代,少康的儿子。
 
[16]上甲微:契的后代,商汤的六世祖。
 
[17]太王:高圉的曾孙,文王的祖父。
 
[18]兹:年。
 
[19]信:确实。
 
【翻译】
 
有种海鸟叫“爰居”,在鲁国都城东门外停了已经两天了。臧文仲命令城中居民祭祀它。展禽说:“超出祭祀的范围了,臧孙就是这样主持政事的么!祭祀,是国家的重大礼节,而礼节是国家的政治能够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,所以历来都是慎重地制定祀礼,以作为国家的大典。现在无缘无故地增加祭祀,为政不应该这样啊。”
 
“圣明的君主制定祀礼,对于那些确立法度并使法度广施于民的,就祭祀他;对于那些为国事勤劳而死的,就祭祀他;对于那些辛勤劳苦而使国家安定的,就祭祀他;对于那些能够抵御大灾难的,就祭祀他。不是这几类人,就不在祭祀的范围之内。从前炎帝掌管天下的时候,他有个儿子叫做柱,能种植各种谷物和蔬菜,后来夏朝兴起,周人的祖先继承了柱的事业,所以把他当做谷神来祭祀。到共工氏掌管天下的时侯,他有个儿子叫后土,能治理九州的土地,所以把他当做土神来祭祀。黄帝能为各种物品确定名称,使百姓明白,为国家供给财用,颛顼能继续他的功业。帝喾能依据日、月、星的运行规律使百姓安居乐业,尧能尽力使刑法的施行趋于公正,舜为百姓之事辛勤劳苦而死在苍梧之野,鲧因为没能成功拦阻洪水而被杀,禹却能靠高尚的德行继承并补救鲧的事业,契做司徒主使得人民和睦,冥因为勤劳肯干、忠于职守以至死在水中,汤以宽厚仁德的政令治理百姓并且消灭了欺压百姓的夏桀,稷因为忙于种植百谷而死于山上,文王以文德著称于世,武王去除了祸害百姓的商纣。所以有虞氏禘祭黄帝,祖祭颛顼,郊祭尧而宗祭舜;夏后氏禘祭黄帝而祖祭颛顼,郊祭鲧而宗祭禹;商代禘祭舜而祖祭契,郊祭冥而宗祭汤;周代禘祭帝喾而郊祭稷,祖祭文王而宗祭武王。幕能遵循颛顼时的成法,有虞氏就对他举行报祭;杼能遵循禹时的成法,夏后氏就对他举行报祭;上甲微能遵循契时的成法,商代就对他举行报祭;高圉和太王能够遵循稷时的成法,周代就对他举行报祭。禘祭、郊祭、祖祭、宗祭、报祭这五种祭礼,是国家的祭祀大典呀。”
 
“再加上社稷山川的神明,都是有功于人民的;以及过去有智慧、有美德的人,是百姓所信赖的;天上的日、月、星,是百姓所仰望的;地上的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,是百姓赖以生存繁衍的;还有各地的山川湖泊,是财用的出产之地。不属于这些的,就不在祭祀的范围之内。”
 
“现在海鸟来了,自己不了解它的来历却要祭祀它,用了国家大典,这很难说是仁智之举。仁爱的人讲求功绩,有智慧的人定夺事物。没有功绩而去祭祀它,不是仁爱;不知道而不去问,不是明智。今年大海该有灾害吧?大海的鸟兽,经常知道预先逃避灾祸的。”
 
这一年,海上大风多,冬季暖和。文仲听到柳下季的话,说:“真是我的过失,柳下季的话,不能不照办啊。”他叫人把这些话书写在竹简之上,分为了三份。
 
【解读】
 
本文先叙后议,笔法委婉曲折。展禽刚上来一句“越哉”,直言藏文仲祭祀爰居是僭越礼法的,而说明理由时,展禽以“圣王之制祀”和古代圣王祭祀的事例为论据,从反面告诉藏文仲:此举有违礼法。“非是,不在祀典”正是对这一部分的概括,说明国家的祭祀,是为了祭祀有功之人或物,爰居于国家无功,因此是不能祭祀的,这句话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。清人林云铭点评此文说:“展禽把祀典说得关系国政,历引圣王制祀,如社稷宗庙,以及山川百神,凡与于荐馨(祭祀)之数,悉非无功于民。此外,不容无故添设,则海鸟之祭,不但失政,兼以失德,可知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