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子知陈必亡

出自:《国语》
【题解】
 
周朝的使臣单子到外国访问,途中路过陈国。单子看到陈国政事荒废,而陈国君臣只知贪图享乐,不思进取,于是在回到周朝后,向周王预言陈国必亡。单子在与周王的对话中,历数陈国种种违背周先王礼教法制的行为,以此作为预言的根据。单子的论述结构井然,条理清楚。后来陈灵公果然身死国亡,更加证实了单子是一个察微知著的有远见的政治家。
 
【原文】
 
定王使单襄公聘于宋[1],遂假道于陈,以聘于楚。火朝觌矣[2],道茀不可行也[3],候不在疆[4],司空不视涂[5],泽不陂,川不梁,野有庾积[6],场功未毕[7],道无列树,垦田若蓺[8],膳宰不致饩[9],司里不授馆[10],国无寄寓,县无旅舍,民将筑台于夏氏[11]。及陈,陈灵公与孔宁、仪行父南冠以如夏氏,留宾弗见。
 
单子归,告王曰:“陈侯不有大咎,国必亡。”王曰:“何故?”对曰:“夫辰角见而雨毕[12],天根见而水涸[13],本见而草木节解,驷见而陨霜[14],火见而清风戒寒。故先王之教曰:‘雨毕而除道,水涸而成梁,草木节解而备藏,陨霜而冬裘具,清风至而修城郭宫室。’故《夏令》曰:‘九月除道,十月成梁。’其时儆曰:‘收而场功,偫而畚挶[15],营室之中[16],土功其始。火之初见,期于司里。’此先王之所以不用财贿,而广施德于天下者也。今陈国,火朝觌矣,而道路若塞,野场若弃,泽不陂障,川无舟梁,是废先王之教也。”
 
“周制有之曰:‘列树以表道,立鄙食以守路。国有郊牧,疆有寓望,薮有圃草[17],囿有林池,所以御灾也。其余无非谷土,民无悬耜[18],野无奥草。不夺农时,不蔑民功,有优无匮,有逸无罢。国有班事,县有序民。’今陈国道路不可知,田在草间,功成而不收,民罢于逸乐,是弃先王之法制也。”
 
“周之《秩官》有之曰:‘敌国宾至,关尹以告[19],行理以节逆之,候人为导,卿出郊劳,门尹除门,宗祝执祀[20],司里授馆,司徒具徒[21],司空视涂,司寇诘奸[22],虞人入材[23],甸人积薪[24],火师监燎,水师监濯[25],膳宰致飧,廪人献饩[26],司马陈刍[27],工人展车,百官各以物至,宾入如归。是故小大莫不怀爱。其贵国之宾至,则以班加一等,益虔。至于王使,则皆官正莅事,上卿监之。若王巡守,则君亲监之。’今虽朝也不才,有分族于周,承王命以为过宾于陈,而司事莫至,是蔑先王之官也。”
 
“先王之令有之曰:‘天道赏善而罚淫。故凡我造国,无从匪彝[28],无即慆淫[29];各守尔典,以承天休[30]。’今陈侯不念胤续之常[31],弃其伉俪妃嫔,而帅其卿佐以淫于夏氏,不亦渎姓矣乎?陈,我大姬之后也[32],弃衮冕而南冠以出[33],不亦简彝乎?是又犯先王之令也。”
 
“昔先王之教,茂帅其德也,犹恐陨越[34];若废其教而弃其制,蔑其官而犯其令,将何以守国?居大国之间而无此四者,其能久乎?”
 
六年,单子如楚。八年,陈侯杀于夏氏。九年,楚子入陈。
 
【注释】
 
[1]单襄公:名朝,也称单子,周定王的卿士。
 
[2]火:古星名,又叫商。觌(dí):见。
 
[3]茀(fú):荒芜。
 
[4]候:候人,主管迎送来往的小官。
 
[5]司空:古代中央政府中掌管工程的长官。涂:通“途”。
 
[6]庾(yǔ):露天的谷堆。
 
[7]场功:指收割庄稼。
 
[8]蓺(yì):茅芽。
 
[9]饩(xì):粮食或草料。
 
[10]司里:主管房屋的官员。
 
[11]夏氏:指陈国大夫夏征舒家。
 
[12]辰角:即角宿,寒露节的早晨出现。
 
[13]天根:氐宿的别名,寒露节后五日出现。
 
[14]驷:房宿。
 
[15]偫(zhì):备办。畚(běn)挶(jū):盛土和抬土的器具。
 
[16]营室:室宿,夏历十月黄昏时,出现在正南方。
 
[17]薮(sǒu):洼地。圃草:茂盛的草。
 
[18]耜(sì):古代农具名。
 
[19]关尹:古代把守关门的官员。
 
[20]宗祝:主管祭祀等礼仪的官员。[21]司徒:掌管土地、人口等事务的官员。[22]司寇:掌管刑狱、纠察的官员。[23]虞人:主管山泽的官员。
 
[24]甸人:主管柴薪的官员。
 
[25]水师:管水的官员。
 
[26]廪人:古代管理粮仓的官员。
 
[27]司马:主管养马的官吏。刍(chú):喂牲畜的饲料。
 
[28]匪彝(yí):违背常规。
 
[29]慆(tāo):怠惰。
 
[30]休:吉祥,吉庆。
 
[31]胤续:继嗣。
 
[32]大姬:周武王的女儿。
 
[33]衮冕:古代帝王与上公的礼服和礼冠。
 
[34]陨越:喻败绩、失职。
 
【翻译】
 
周定王派单襄公去宋国访问,于是向陈国借道,以便访问楚国。这时候,已经是商星在早晨升起的夏正十月了。进入陈国,看到野草塞路,难以通行。迎送宾客的官员不在边境,主管路政的司空不巡视道路,湖泊不设堤坝,江河不设桥梁,田野有露天堆集的谷物,农场的农事也是还没有做完就被搁置在了一边,道路两边没有树木,已经开垦了的田地却像块荒草地,膳夫不向宾客供应粮食,司里不把宾客接进客馆,国都里没有旅店,老百姓要去替夏氏修筑楼台。到了陈国国都,陈灵公和大夫孔宁、仪行父头戴着楚国的帽子前往夏姬家,把宾客丢在一边不接见。
 
单襄公返回周朝,向周定王报告说:“陈侯本人即使没有大的过错,他的国家也一定会灭亡。”定王说:“为什么?”回答说:“角星出现,雨水就快要停了;天根星出现,河中的水便要干涸了;氐星出现,草木便要凋落了;房星出现,就要有寒霜降落下来;商星出现,凉风便预告寒冷的到来。所以先王教导说:‘雨水停了就清理道路,河水干涸了就修好桥梁,草木凋落了就开始储备粮食,寒霜下降了就要置办好冬衣,凉风吹来了就修葺城郭和宫室。’所以《夏令》上说:‘九月清理道路,十月建成桥梁。’到时还要告诫百姓说:‘收拾好你们的农活,准备好你们盛土抬土的用具,定星出现在中天的时候,土木工程就要开始;火星开始出现在天空中的时候,就到司里那里集合。’这就是先王之所以能不浪费财物却广布恩德于天下人的缘故。现在的陈国,商星已经在早晨升起,而道路还被野草堵塞,田野、禾场都无人问津,水泽不设堤坝,江河上没有船只和桥梁,这是废弃先王的教导啊。”
 
“周朝的制度上说:‘排列树木来标识道路的远近,在偏远的地方提供饮食给往来的行人。京都的郊外有牧场,边境上有客舍和迎接客人的人,洼地里长有茂盛的草,园囿里有树木和池塘,这些都是用来防御灾害的。其余的地方无不是庄稼地,农家没有农具闲挂着,野外没有深草。不要耽误农时,不要浪费人民的劳力,这样才能使人民生活富足而不困乏,安定而不疲劳。都城的劳役有一定的安排,乡村里的人们有秩序地服役。’现在的陈国,道路通向何方无从知晓,农田处于杂草中间,庄稼熟了没人收割,百姓为了陈侯的淫乐而精疲力竭。这是废弃了先王的法制呀。”
 
“周朝的《秩官》上这样说:‘对等国家的宾客到来,关尹要上报国君,行理拿着符节去迎接,候人负责引导宾客,卿士出城去慰劳,门尹打扫门庭,宗伯和大祝陪同宾客进行祭祀,里宰安排住处,司徒调派仆役,司空巡察道路,司寇盘查奸盗,虞人供应木材,甸人堆积柴火,火师监管门庭的火烛,水师督察盥洗诸事,膳宰送上熟食,廪人献上谷米,司马拿出喂牲口的草料,工匠检修客人的车辆,各种官吏都按照自己的职责来供应物品,宾客来了,如同回到了自己的家一样。因此宾客不论身份高低,没有不感激盛情的。若是尊贵国家的宾客到来,就派高一等的官员去款待,态度更加恭敬。若是天子的使臣到来,那就派各部门长官亲自照看接待事宜,派上卿加以监督。若是天子来巡视,那就由国君亲自监督照管接待事宜。’我单朝虽然没什么才能,但也是周室王族中的一员,我奉天子之命借路经过陈国,陈国的相关官员却没有一人出面迎接,这是蔑视先王的官员啊。”
 
“先王的训令中曾说:‘天道奖赏善良,惩罚荒淫。所以凡是我们创建的国家,不许有人从事非法的事情,不应该有人走上懒惰荒淫的道路,你们要各自遵守自己的法度,以此来接受上天的赐福。’现在陈侯不考虑继嗣的常法,抛弃他的妃嫔,率领大臣到夏家淫乐,这不是亵渎他祖上的姓么?陈是我武王的女儿大姬的后代,陈侯扔掉礼服礼帽而戴着楚国的帽子外出,这不是有违常理吗?这也是违犯先王的训令呀。”
 
“从前先王的教令,全力遵行,还怕坠落跌倒;假若废止他的教导,丢掉他的制度,轻视他的官员,违反他的教令,这将如何保住自己的国家呢?处在大国中间,却没有这四种东西,难道还能长久存在吗?”
 
周定王六年,单襄公到楚国。八年,陈侯为夏氏所杀。九年,楚庄王攻入陈国。
 
【解读】
 
这篇文章的重点是单子对周王的辞令。单子说明陈国必亡的理由时,并没有直接叙说陈国必亡的原因,而是举出先王之教、制、官、令,而后再写陈国废先王之教、制、官、令,与前文一一照应,就把陈国的问题暴露得一览无余。通过对举,单子既回答了周王的问题,又对周王进行了委婉的讽谏,一举两得,效果好于直言进谏。此文言辞婉转流畅,语气迂回曲折,论说中暗含深意,通篇都是警策之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