严先生祠堂记

出自:范仲淹
【题解】
 
严先生本姓庄,名光,字子陵,是光武帝刘秀的同学。光武帝钦佩他的才能,在登基为帝后,征召严先生入朝做谏议大夫。严先生没有接受官职,而是回睦州富春山隐居起来,耕田为生,垂钓为乐,深为时人称颂。严先生死后,睦州百姓为纪念他,年年向他祭祀。北宋中期,范仲淹当了睦州知州,他为严先生修建了一座祠堂,并作了这篇记文。本文通过写严先生婉拒光武帝的邀请,隐居田园山林,赞扬了严先生不慕荣利的崇高品质。
 
【原文】
 
先生,光武之故人也。相尚以道。及帝握《赤符》[1],乘六龙[2],得圣人之时,臣妾亿兆,天下孰加焉?惟先生以节高之。既而动星象[3],归江湖,得圣人之清。泥涂轩冕,天下孰加焉?惟光武以礼下之。
 
在《蛊》之上九,众方有为,而独“不事王侯,高尚其事”,先生以之。在《屯》之初九,阳德方亨,而能“以贵下贱,大得民也”,光武以之。盖先生之心,出乎日月之上;光武之量,包乎天地之外。微先生不能成光武之大[4],微光武岂能遂先生之高哉?而使贪夫廉,懦夫立,是大有功于名教也。
 
仲淹来守是邦,始构堂而奠焉。乃复为其后者四家,以奉祠事,又从而歌曰:云山苍苍,江水泱泱。先生之风,山高水长。
 
【注释】
 
[1]《赤符》:指公元25年,儒生彊华献上《赤伏符》,刘秀因而称帝一事。
 
[2]乘六龙:天子车驾的代称。
 
[3]动星象:光武帝刘秀曾把严子陵请到宫中叙旧,还与严子陵同榻而卧。严子陵在睡梦中把脚搁到了刘秀的肚皮上。第二天观察天象的太史上奏,说是昨夜客星犯帝座甚急。
 
[4]微:假如不是。
 
【翻译】
 
严先生,是光武帝的老朋友。两个人以道义而相互推崇。到了光武帝得到《赤符》的祥瑞,乘着六龙的阳气而称帝,得到了圣人奉行天道的时机,统治着亿兆的臣民,普天之下有谁能超过他?只有先生凭着自己的节操而高出其上。后来先生因为与光武帝交情甚密而震动了天上的星象,先生于是退隐江湖,达到了圣人清高脱俗的境界。先生视名禄如粪土,普天之下又有谁能超过他?只有光武帝能够以礼而敬重他。
 
易经》上《蛊卦》“上九”爻,正当其他各爻都正在有所作为的时候,这一爻却偏偏是“不事奉王侯,保持自己品德的高尚”。先生就是这样做的。《易经》上《屯卦》的“初九”一爻,表示阳德正在亨通,因而能“以尊贵之身礼遇卑贱的人,大得民心”。光武帝正是这样做的。所以先生的高尚情操,比日月还要高出;光武帝的宽阔胸襟,能包容大到天地之外事物。没有先生,就不能成就光武帝气量的弘大;没有光武帝,又怎能促成先生的高尚节操?先生的作为让贪婪的人变得廉洁,让怯懦的人变得自强自立,这真是对名教的莫大功劳啊。
 
我到本州任职后,才建造了祠堂来祭奠先生。然后又免除了先生后代子孙四家的赋役,让他们专心管理祭祀的相关事宜,还因此作了歌颂扬道:云与山莽莽苍苍啊,江水浩浩荡荡。先生的高风亮节啊,如山高,如水长!
 
【解读】
 
这篇文章虽说重点写的是严先生,但文中说严先生的地方,几乎句句都有光武帝与之对照,如“盖先生之心,出乎日月之上;光武之量,包乎天地之外”一句,写光武帝的量大,其实是衬托严先生的格调高。此文字少意多,文简理详,有节节相生之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