卜居

出自:《楚辞》
【题解】
 
本文写的是屈原遭谗臣陷害被贬后,与太卜郑詹尹的一段对话。屈原在谈话中连续发出八个诘问倾诉了内心的烦闷和痛苦,抒发了胸中的愤慨和不平。
 
【原文】
 
屈原既放,三年不得复见。竭知尽忠,而蔽障于谗;心烦虑乱,不知所从。乃往见太卜郑詹尹[1],曰:“余有所疑,愿因先生决之。”詹尹乃端策拂龟[2],曰:“君将何以教之?”
 
屈原曰:“吾宁悃悃款款[3],朴以忠乎?将送往劳来,斯无穷乎?宁诛锄草茅[4],以力耕乎?将游大人以成名乎?宁正言不讳以危身乎?将从俗富贵以媮生乎?宁超然高举以保真乎?将哫訾栗斯[5],喔咿嚅唲[6],以事妇人乎[7]?宁廉洁正直以自清乎?将突梯滑稽,如脂如韦[8],以絜楹乎[9]?宁昂昂若千里之驹乎?将泛泛若水中之凫,与波上下,偷以全吾躯乎?宁与骐骥亢轭乎?将随驽马之迹乎?宁与黄鹄比翼乎?将与鸡鹜争食乎?此孰吉孰凶?何去何从?世混浊而不清:蝉翼为重,千钧为轻;黄钟毁弃[10],瓦釜雷鸣;谗人高张,贤士无名。吁嗟默默兮,谁知吾之廉贞!”
 
詹尹乃释策而谢曰:“夫尺有所短,寸有所长;物有所不足,智有所不明;数有所不逮,神有所不通。用君之心,行君之意。龟策诚不能知此事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[1]太卜:卜官之长。
 
[2]策:占卜用的蓍(shī)草。龟:占卜用的龟壳。
 
[3]悃悃(kǔn)款款:诚恳真挚的样子。
 
[4]诛:铲除。
 
[5]哫(zú)訾(zī):阿谀奉承的样子。栗(lì)斯:小心奉承、献媚的样子。
 
[6]喔(wō)咿(yī)嚅(rú)唲(ér):强颜欢笑的样子。
 
[7]妇人:指郑袖,楚怀王的宠妃。
 
[8]脂:脂膏。韦:熟牛皮。
 
[9]絜(xié):用绳度量围长。楹(yínɡ):柱子。
 
[10]黄钟:乐器名。
 
【翻译】
 
屈原遭放逐后,三年没有再见到楚怀王。他竭尽才智来报效国家,忠贞不二,却受到谗佞之人的压制;他心烦意乱,不知如何是好。于是去见太卜郑詹尹,对他说:“我心中有些疑惑的事情,想请先生为我决断。”詹尹连忙摆正筮草,拂净龟壳,问道:“不知您有何见教?”
 
屈原说:“我是应该宁肯诚恳真挚,纯朴而且忠实呢?还是应该迎来送往,忙于世俗的应酬,力求不陷于穷困呢?是应该宁肯除掉杂草,尽力耕作呢?还是应该终日奔走于显贵之间,以成就威望名声呢?是应该宁肯直言不讳,因而招致危险呢?还是应该流于世俗,屈从于富贵而苟且偷生呢?是应该宁肯超脱尘俗,洁身自好,保持自己的本性呢?还是阿谀奉承,强颜欢笑,去逢迎那个妇人呢?是应该宁肯廉洁正直,以此来使自己的身心洁净呢?还是应该虚伪圆滑,像脂膏和熟牛皮那样没有骨气地围着别人转呢?是应该宁肯昂首独行,像日行千里的骏马呢?还是应该浮游不定,如同水中的野鸭,随波上下以求苟且保全自己呢?是应该宁肯与千里马并驾齐驱呢?还是应该随着劣马的蹄迹亦步亦趋呢?是应该同天鹅比翼高飞呢?还是应该和鸡鸭一起争夺食物呢?这些,哪个吉利,哪个凶险?我到底应该何去何从?世道混浊不清,把蝉翼说成是重的,把千钧说成是轻的;黄钟被毁弃,陶锅反倒发出雷鸣般的响声;谗佞之人发达显扬,贤者却默默无闻。唉,还有什么可说的呢,有谁知道我廉正忠贞!”
 
詹尹于是放下筮草,辞谢说:“尺有所短,寸有所长;事物总会有所不足,智者也有迷惑不解的时候;占卜有预料不到的地方,神明也有不能洞察的地方。坚持您的本心,行使您的本愿吧。灵龟和蓍草实在是不能知道这些事情。”
 
【解读】
 
文中有八个以“宁”、“将”这两个疑问词连缀而成的问句,口吻虽然是疑惑兼矛盾的,但实际上表现的却是屈原忠贞不屈的品质。这样写有一个好处,那就是通过层层设问,增强文章气势和文字的表现力。如此一来,作者的悲愤难平之气便从文字里挥发出来。以疑问的口气写坚定之语,就好像是在锋刃上覆盖了一层纸,看似失去了锋芒,其实是隐藏着锐不可当的气势。此文虽然设为质疑之辞,但是其坚定不移的志向却溢于言外。行文首尾回环,语意低昂,隐隐自见,正如空中云舒云卷。